不然就割了我的肾

2018-08-20 16:04

发现自己身陷传销后,小陈立即尝试寻求帮助,悄悄和家里联系,用家乡话和父亲说自己现在在株洲,被软禁了,但是不知道具体位置。随即小陈父亲报警。

犯罪嫌疑人蒋某称,自己在去年国庆来到这里,看到“上头”的主任、经理们过得风生水起,他很羡慕,便听信“上头”的指示,不断的拉人入伙,并给大家洗脑。“他们承诺过我,管好这些人就给我当主任,有5万块一个月,但是至今没拿过钱。”蒋某说。

目前,蒋某因涉嫌非法拘禁他人被刑拘。

“我原来的一位同事推荐了份工作给我,所以2月12我从海口坐飞机来到长沙。”小陈回忆,这位朋友说这份工作很适合自己,而且会到机场接他,但等到自己下飞机,同事却称家里有事来不了。随后,小陈的朋友说自己在株洲,小陈可以直接去找他。小陈按照约定,来到了河西天虹附近与朋友见面。

警方发现某小区一出租屋内住着数名年轻人

“我一进门,他们就要给我洗脚,洗完之后要我付12万块钱,不然就割了我的肾。”小陈透露,看自己被吓坏了,他们又说是开玩笑的。但不久后,他就被迫要求听课,学习所谓的“网络营销”和老板的“十二字箴言”,至于到底营销什么,对方也讲不清楚,而且小陈被限制了自由。

株洲新闻网2月20日讯(记者李维熙 通讯员谭力嘉 张璐)日前,小陈经朋友介绍,从海口来到株洲的务工,怎想到被骗入传销组织,和其他被骗的近10个年轻人一起被关在黑屋内。今天,小陈和父母一起从海南来到株洲,为解救自己的建设派出所民警赠送锦旗。

“我们通过手机的ip地址进行研判,发现小陈确实在株洲,而且就在芦淞区。”办案民警唐斌辉透露,随即他们通过走访周边居民楼,发现辖区内某小区6楼住着多位年轻人,并且多日不外出。2月17日,警方将小陈和其他受害人救出,并将蒋某带回派出所。

小陈从其他人口中得知,这里为首的人姓蒋,被称为“老板”,上头还有主任、主管、经理等。小陈他们上交2800块买商品就可以拿“工资”,升职当“老板”,想要得到更多“工资”,就买更多的商品,至于商品是什么,谁也不知道,而且也没有人拿过工资。

随即,小陈又被朋友带到了芦淞区某小区,一到目的地他发现了不对劲,客厅里面铺着4个棉被,80多平米的房间里面住着5-6个人,厨房里备满了胡萝卜和白菜,好像所有人都常年不外出,仅在数十米的地方生活。

“升职”的另一个方法就是拉新成员进来,大家都是像小陈一样被朋友带进来的。“以找工作为由成功率特别高,很多人都是这样来的。”小陈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