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晴说

2018-08-19 16:04

晴晴说,虽然事发突然,但她和歹徒拼了起来,我只想我一定要活着,要逃出去,我还有个三岁多的儿子需要我去爱他。

睡了一会儿,晴晴感觉有人压在她身上,出于本能反应,她一下推开对方。没想到,对方亮出一把小刀,在她面前乱舞,还划伤了她的脖子,她手上、脸上、脖子上顿时都是血。

等到堂哥闻讯赶过来的时候,歹徒已经逃走了。晴晴的卧室内,满地鲜血。送到炎陵县人民医院后,晴晴几近休克,当地医护人员对她进行紧急处理后,立马把她送往省直中医院。

晴晴说,婆婆家共有三层楼,婆婆睡在一楼,她睡在二楼。进了卧室后,晴晴洗了衣物,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开始午休。当时,她连卧室的门,都没有反锁。在农村里,我们白天很少锁门的。晴晴说,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习惯,却酿成了一场悲剧。

我觉得我没有力气往楼下跑,我的血往外流得很快,而且我担心歹徒会对我婆婆下手。于是,晴晴选择往二楼阳台上跑,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大声呼喊,救命!救命!

挣扎反抗中,晴晴咬到了对方的大拇指,我很用力地咬,最后把对方的拇指都快咬断了,才松口。晴晴说,咬了对方后,她就往外跑,整个过程中,歹徒没有说一个字。

9月4日中午,她值完班,从炎陵县城骑电动车回到婆婆家。快到家的时候,我感觉身后一直有人跟着我。晴晴说,回到家后,她特意在一楼大厅里盯了一会儿。看到该男子去了隔壁正在搞装修的堂哥家,以为是堂哥家的装修师傅,于是放松了警惕,把门虚掩上,就上了二楼卧室。

今年26岁的晴晴结婚后,一直住在婆婆家。回忆起六天前事发时的情形,她还有些后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