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知道这组数据是怎么统计出来的

2018-03-20 12:24

更进一步讲,一旦身份和户籍壁垒被彻底打破,每一个公民都享有平等的社会权利,都可以在这个国度里自由流动,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机会,所谓的城镇化水平,也仅仅就是一个宏观指标而已。

当然,根本性的变化正悄然发生:由于村里田地已被征用殆尽,村里人不得不从事种田以外的营生。以前,村里人虽然也到工厂上班,农忙时却还需要应付农活。而无田可种以后,各种问题也接踵而至。最突出的是,一些村民(特别是年纪大的)并无从事其他行业的技术和能力,只能在家赋闲,靠收取微薄的房租度日。而那些到外面做生意、打工的年轻人,收入和生活自然也会随着经济环境及工厂状况而发生变动。固然种田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(失地前也有许多人不种了),但身份转换以后,有些人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适应。显然,这是城镇化率这个数字无法详尽描绘的现实图景。

另一方面,虽然也有大量农业人口转化为城镇人口,但其中有一大部分人群只是表面上拥有了一纸城镇户籍。这部分群体要真正成为城里人,适应城镇化的生活方式,可能还需要一段漫长的历程。

我不知道这组数据是怎么统计出来的,但那些生活和工作在城市里的外来务工人员,很可能没有算进城镇人口当中。无论是从他们的户籍所在地、身份认同还是社会保障水平来说,他们仍然被排斥在城市化之外。他们构成了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庞大基础力量,却没有从中得到本该享有的市民待遇,这是当前城市化的一大隐忧。

(作者为时事评论员;电邮:guyun_wyj@hotmail.com)

中国社科院日前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:截至2008年末,我国城镇化率达到45.7%,拥有6.07亿城镇人口,形成建制城市655座,其中百万人口以上特大城市118座,超大城市39座。

以我的家乡为例。那是靠近南方一座中小城市的郊区乡村,人口不足千人。在和各地不无类似的城市化进程中,这个小村庄先是被边上的大学征用了大部分山地,紧挨着国道和高速路的部分住宅和大部分农田,随后也陆续被征用为建设用地。前些年,村子被划归街道办事处管辖,村民户籍自然也转为城镇户口。可除了村委会改名为居委会,以及命名了家门口一条不知名的小路外,这个村子似乎没有其他变化。

有个观点一直很流行,即现代化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城市化,而城市化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把农民从土地的束缚中解放出来,让他们进入城市工作,转化为城市人口。问题是,缺乏必要的教育和技能培训,缺少和城市居民一样的基本社会保障,那些即便拥有城镇户口的农民,充其量不过是城市的“另类人群”。甚至,当传统乡村沦陷于城市化的进程,许多茫然无措的农民还可能很快地沦为城市贫民。

这么说并非反对城市化。我还知道,在许多地方失地农民获得了不菲的相应补偿,从而有时间逐渐去适应身份转换,甚至因此拥有足够的经济基础,在城市中开始新的生活。即便如此,也有必要反思:城市化究竟意味着什么?如果只是在数字上完成了城镇化,而没有尽快地赋以实质的内涵,这也许只能是一种空心的城镇化。至少,这还提醒我们,城市化并不仅仅是把农民“赶”进城里,而是包括了身份认同、教育水平、工作机会以及社会保障等方面的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。